杭州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专用汽车

站农民角度为国家出谋划策第九任实验站长的新课题

发布时间:2021年08月18日    点击:[0]人次

站农民角度为国家出谋划策,第九任实验站长的新课题

从中国农大校区开车到曲周实验站,导航显示471公里。“实验站是学校的一个处级机构,虽然在田野里,教授们却按校区的规定作息,等我们吃了早餐,十点钟到地头,农民已经收工。”江荣风说:“40年前治碱的时候是大集体,干部一呼百应中国化工网okmart.com。现在想在农户地里抽样取土,打听到户主都不容易。”

“调研100亩见方的土地种植结构和组织方式,需要与120家农户见面,现实逼着老师从实验站搬出来住进农家。第一个跟老师住进村的研究生叫曹国鑫,女朋友要地址从北京给他寄东西,他私自起名“专家大院”,李晓林教授摇头说“不行”。现在享誉《Nature》(英国自然杂志)的“中国科技小院”,却是被一个河北农民随口叫就出来的。

“大学教授和研究生,住在农民的屋檐下,吃着大妈烙的白面饼,喝着农家豆沫汤。我们必须站在农民的立场角度,为国家出谋划策。”江荣风认为:“农民担心土地权属,不愿意把土地流转出去,教授的责任不是宣讲流转的好处,动员农民改弦更张,而是与农民一道找到小农散户绿色可持续发展的路径。”

2009年,中国农大在第一个科技小院所在的白寨村,把59户农民重新组织起来,“统耕统管统收”,寻找小农散户的“中国解决方案”。结果“投入降下来了,产出增上去了,污染减少了,农民省心省力。”

江荣风接棒站长3年余,早已习惯和农民一起作息。夏日早晨6点半,他就站在一座农村小型污水处理实验塔边观测运行情况。他对记者说:“农村改厕、垃圾处理,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生态链工程,管住进口,也要管住出口。”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福建青年江荣风完成了北京农大(中国农大前身)本科学业后,留校任教。不过,他的硕士、博士研究生论文却是在河北农村写成的。近30年裏,他不是在讲坛就是在农田,或者是在讲坛和农田的路上,这种情况直到2016年接棒中国农大曲周试验站第九任站长后,才一头沉在河北农村。实验站虽然与农田只有一墙之隔,但当他走出围墙进入农村时,仍然觉得很陌生。大公报记者 顾大鹏(文、图)

曲周实验站是农大师生心中矗立於中国乡村的圣所。这座由中国工程院院士石元春和辛德惠等老一辈农大人创建的科研机构,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始便成为师生走向农村的中间站。1986年江荣风大学毕业后,也是从这裏带着曲周治碱经验,走向大名县的黄河古道。

治不好盐碱就不回北京

河北曲周地处黄淮海腹地,盐碱地佔全县耕地近四成。“春天白茫茫,夏季水汪汪,只听耧声响,不见粮归仓。”江荣风对记者说:“建国20多年,曲周土地每亩增产了1公斤。北京农业大学的老师,没想到离北京这麼近的地方,盐碱这麼厉害,百姓这麼苦。我们是学土壤的,是土地的医生,大家觉得责任重大。”

“当时水是鹹的,买回来的牲口三天都不肯喝曲周的水。”江荣风说:“1973年9月初,石元春、辛德惠等几位老师,赤脚蹚进盐碱最重的张莊。治碱专家来过多次,但没有什麼好办法,当地农民对农大老师治碱也没多大信心。”

“老师们在张莊找了几间民房住下,吃高粱麵、红薯乾、茅草根掺在一起的‘三合麵’,习惯了这裏的苦鹹水。老师们有一个信念:‘治不好盐碱就不回北京’。”江荣风回忆道,教授们下了治碱的决心,与当地农民齐心协力,慢慢摸索到治碱的办法。“浅沟利水,深水洗土,引盐入海。”

经过几年的治理,第一块试验田获得成功。盐碱得到治理,莊稼长得好,即抗旱抗涝又防风,粮食亩产增加了5倍。治碱经验从张莊推广到王莊,全县28万亩“盐碱滩”渐渐变成“米粮川”。

1979年,曲周这个吃救济粮的地方,第一次向国家交了上百万公斤余粮。曲周治碱经验福泽黄淮海5000万亩土地,中国南粮北调的历史也因此被改写。

田野上首个实验站

农大治碱经验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奖,但是老一辈农大人并没有选择凯旋而归,而是续写对农民的承诺。1982年,中国农大在曲周建立首个校外实验站。石元春教授成为首任站长,他的继任者辛德惠教授的骨灰也安葬在当地。

2016年10月,江荣风教授接棒第九任站长。“实验站与农村只有一墙之隔,可是想把科技成果从墙内推到墙外,远比40年前‘压盐治碱’複杂和艰难。”

江荣风打比方说:“一个增产30%的小麦规模化生产方案,对於一家一户的组织方式就像天方夜谭;再比如,绿豆与玉米轮作,绿豆可以吸氮固氮,改善空气和土壤环境,农民也未必会感兴趣。农民算总帐,种一亩地要赔2000元。”

“农民赔钱也要种地。不走进农家,就不知道农民複杂的心理矛盾。”江荣风说:“现行土地政策是经营权归农民,所有权归集体,土地权属的多重性,使农民对土地的态度摇摆不定,导致小农散户耕地难以大面积流转,实现规模化、机械化和现代化经营。”

2009年5月,李晓林教授带着张宏彦、王冲两名年轻教师来到河北曲周实验站,这是中国农大向农业生产一线派出的三个小分队中的一支,另两支分派到了吉林梨树和黑龙江建三江。梨树县5口之家有土地近30亩,建三江会有300亩,曲周人均土地不过2亩。然而,就是曲周这种小农散户,却为中国内地提供着70%的口粮。

“探索小农散户的出路,是个国家命题。”江荣风坦言:“也是新一代农大人面临的一个新课题。”